養豬場污水排進水庫,水質受到影響,導致魚類大量死亡。圖為較早前村民拍的畫面。(村民供圖)
  養豬場污水排進水庫,水質受到影響,導致魚類大量死亡。圖為較早前村民拍的畫面。(村民供圖)
  南海網瓊海4月21日消息(南海網記者 劉麥)“前兩天剛下過大雨,水清了很多。”瓊海市會山鎮南界村村民何女士指著一條已經渾濁不堪的溪流說。4月18日,南海網記者接到網友投訴,稱瓊海市會山鎮大火村一豬場將污水排入水庫,導致下游的水田、小河和水井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經當地群眾向政府反映,該養豬場同意整改污水,但近幾年,污染程度越來越嚴重。南海網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村民:豬場亂排污水十年 水源田地均受污染
  村民們所說的養豬場名為瓊海美健畜牧養殖公司。據瞭解,該公司建於2003年,養殖規模較大。在瓊海農村商務信息網中,簡介寫明為“瓊海市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大火村村口,該公司巨大的招牌引人註目。
  養豬場旁就是一個水庫,水庫的水主要用於灌溉農田。記者見到,水庫的水呈現為厚重的綠色,上面並沒有漂浮物。村民們說,前幾日下了大雨,水清了很多,不然可以見到水上有大片黑色的漂浮物。大火村村民王先生告訴記者,豬場經常直接把豬糞、豬尿和清洗豬場的水直接排到水庫中,曾經還將死豬扔到水庫中。
  記者見到,豬場為排污修建了污水池還有沼氣設施。污水池有些滲漏的情況,污水將泥地染成黑色。村民說,沼氣設備在使用了兩三月後就壞了,沼氣也沒用上。在豬場接近水庫的地方有一個污水池,很明顯是新建的。村民反映說,豬場的污染問題反映了多年,他們就只加高了這個污水池。
  王先生說,“由於豬場地勢較高,污水自然流到了下麵的村莊”。王先生介紹,受污染的村莊除了大火村、南界村,還有大繳村、排郎村,東平農場五一隊等村莊,估計有近千人的生活受到影響。
  南界村村民帶記者來到一條溪流旁。村民們七嘴八舌的說,“我們以前在這裡洗衣洗菜,現在只能在家裡洗了”,“現在手放在裡面洗都發癢,哪還敢洗菜”。一村民從溪流中撈出一把黑色的臟物說,“這就是沉澱下來的豬糞”。
  南界村龐女士用礦泉水瓶接了一批自來水,水在透明的水瓶里呈現出黃色。村民們說,自來水也是來自污水溝旁的井水,井水應該也被污染了,自來水也異味。何女士稱,村裡本有很多水田,也不能種了。豬場排出的水含氮量過高,水稻雖然在田裡長得茂盛,但不出稻穀。所以,村民們都改種了檳榔。
  公司負責人承認亂排污稱正在整改
  記者聯繫到瓊海美健畜牧養殖公司負責人溫永超經理。溫經理承認,養豬場對村莊水源有污染,但是沒有村民們說的那麼嚴重。對於曾經有死豬扔到水庫中的事溫經理沒有否認,稱有的工人沒有註意,是操作不規範導致。
  溫經理說,“國土環保部門來檢查了,責令我們進行整改。我們會按要求整改排污設施,將一些滲漏的污水池補上”。溫經理稱,如村民所說,豬場的沼氣系統壞了很久了,但是只是不能儲存沼氣,還是可以凈化污水,所以之後排出的水還是符合排放標準的。
  記者質疑,為何村民頻頻投訴長達十年,該公司卻一直未採取有效的治污措施?溫經理只是表示,一直在整改中。
  市環保部門:已責令豬場限期整改
  4月17日,瓊海市國土資源環保局相關工作人員到養豬場進行了現場調查。國土資源環保局執法監察隊對該豬場所有的排污溝都進行了檢查,勒令豬場三天內將有滲漏情況的污水池補漏,修繕所有的排污口。如果整改不到位,會勒令其停止生產,併進行罰款,數額將高達10多萬元。
  執法監察大隊副隊長符史恩表示,去年12月第一次接到相關投訴,當時執法隊檢查發現,美健豬場就存在違反“三同時”的違法行為。(“三同時”即建設項目中防治污染的設施,必須與主體工程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投產使用)。按規定,防治污染的設施必須經原審批環境影響報告書的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驗收合格後,該建設項目方可投入生產或者使用。符隊長稱,該豬場的防治污染設施並沒有經過驗收。該局已經對該豬場下達了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
  符隊長直言,河流水已經做過樣本採集,結果顯示已經遠遠超過地表水的水質標準,即河流水已經受到嚴重污染。這次對養豬場的污水也進行了採集,已經送到檢測站分析,一周後才會有結果。國土環境資源局將繼續對該豬場的排污和整改情況進行監督。
  環保部門檢查後,養豬場砌高了污水池。(南海網記者 劉麥 攝)
  南界村村民接的自來水,呈現黃色。(南海網記者劉麥 攝)  (原標題:瓊海一養豬場亂排污 周圍多個村莊受到污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g12egroay 的頭像
eg12egroay

ella

eg12egro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